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老胡同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九章 一个禁忌的名字

第一百三十九章 一个禁忌的名字

        “给我闭嘴!”唐万森脸色顿时一变,扭头怒喝道。

        “父亲!”

        唐千里还想要辩解,但唐万森却是直接一巴掌扇过来,打得唐千里是连连倒退后,并毫不客气地训斥道。

        “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儿!从现在起你给我闭嘴,再敢多嘴,家法伺候!”

        “是!”唐千里只能是憋屈地低下脑袋,眼中充斥着不甘之色。

        至于身边一群学徒,也是愤愤不满。

        呵呵,有点意思啊!

        楚牧峰的目光从唐万森身上划过后,落到了唐千里身上,然后扬手划过唐千里和众人漠然说道。

        “你刚才说我这样做不合规矩的是吧?你们都是不想配合是吧!哼,胆子不小啊,一个个都竖起耳朵给我听清楚了!”

        “我是为了办案来的,我说的话就是规矩,你们必须无条件配合,谁要是炸刺儿,就别怪我心狠,不信就试试?”

        哗啦!

        几乎随着楚牧峰话音落地的瞬间,宋大宝他们纷纷将枪掏了出来,气势汹汹地盯视着唐千里等人。

        黑漆漆的枪口散发出无形的威慑力,只要对方敢叫板,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地开枪。

        在他们心中,楚牧峰的安危大于天!

        与此同时。

        风云武馆外面忽然响起阵阵密集的脚步声,半掩的大门轰然推开,原本在外面负责接应的裴东厂,带着一队警员鱼贯而入。

        进来之后也是纷纷掏出枪,对准那一大帮的学徒。

        “有谁敢轻举妄动,杀无赦!”裴东厂杀气腾腾地喊道。

        “是!”

        场面瞬息变得格外肃杀。

        唐千里的脸色变的无比难看,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不过是因为不满,质疑了一声,这群警员就直接翻脸了,难道他们一点顾忌都没有吗?

        “糊涂啊!”

        唐万森心底暗暗着急,练武练傻了吗?真当有点拳脚功夫,就能和这群如狼似虎的警员叫板吗?

        只要披上这身衣服,他们在这北平城中就是无法无天的存在。城外驻军不出手,他们就是这里最大的暴力机构,普通百姓根本招惹不起啊!

        “误会,都是误会,楚科长,我们风云武馆绝对会配合您办案!您不是要花名册的吗?我这就给您去拿!”唐万森赶紧弓着腰,满脸陪笑道。

        “大伙都给我听好了,警员问你们的话,都要实话实说,不要有所隐瞒,知道了没有?”唐万森冲着面前的学徒们交代道。

        “是,师父!”每个学徒战战兢兢。

        还不服,还要继续抗议?

        别闹了!

        这些学徒们虽说家里都有点钱,但说穿了就是一群没有见过大世面的人。

        他们何曾被这样威胁过?武功再高也怕刀,何况是枪呢?

        别说是他们,就算是唐千里都不敢再叫板了,不然被打死了不是白死啊!

        “大家抓紧做事吧!”楚牧峰一挥手。

        唐万森则恭恭敬敬地说道:“楚科长,请移步去里面说吧?”

        “好!”

        里屋,双方分别坐好,唐万森交代下人上茶,并将花名册递过来后,便带着几分忐忑几分疑惑地问道:“楚科长,我不知道您这么兴师动众的过来,是想要调查什么案子?”

        “不过您放心,只要是我能做的,绝对全力配合您!”

        “那样的话最好!”

        楚牧峰当然没有明说,而翻阅着唐万森递过来的花名册,漫不经心地问道:“这是你们风云武馆所有人的名册吗?”

        “对,是我们所有人的名册。这里面不只有现在的,还有以前的,是我们风云武馆创办后,只要是来练武学武的人,都会登记造册。”

        “不过里面有些人已经离开武馆,至于说到他们现在的下落,我却是不太清楚。”唐万森很坦率地说道。

        “好,老宋”

        楚牧峰将花名册递给宋大宝,后者立即拿着这个出去点名。

        “楚科长,不知您还有什么吩咐?”唐万森小心问道,居然能调动这么多人来包围武馆,眼前这个年轻人不一般啊,绝对是个人物,可不是分局的那些警员可比的啊!

        “哦,唐馆主,不知道你见过这个玩意没有?”楚牧峰貌似不经意地从兜里掏出那颗血佛珠递了过去。

        问出这话后,楚牧峰双眼就死死盯着唐万森,只要对方神态举止有任何异样,他都能发现。

        不过接过佛珠的唐万森,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坦然平静如初。

        他仔细看了看后又递还回来,摇摇头说道:“没见过,这个应该是佛珠吧?楚科长,不知道您这是什么意思?我们是武馆,不是寺庙。”

        脸上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看起来的确从来没有见过这颗佛珠。

        换做别人碰到这样的情况,或许会觉得自己是不是想错了,唐万森是真不知道这个东西。

        但楚牧峰却是微微眯了眯双眼。

        这种镇定才是最不正常!

        只要是人,看到这样的一颗染血佛珠,难道不应该有所惊愕吗?

        你哪怕是稍微流露出来点别的意思也成,可唐万森居然是毫无反应。

        是真的没有见过?

        还是早就见过只是现在装不知道。

        对于这个,楚牧峰并没有忙着戳破。

        “楚科长,方不方便问问,您到底是来查什么案子的吗?”唐万森赔笑道。

        “断手案!”

        楚牧峰直接是脱口而出,双眼仍然是直勾勾的盯视着对方。

        可唐万森呢?在听到这个案子后,端着茶杯的手都没有晃动,只是语气有些意外地问道。

        “断手案?楚科长,你们警备厅查这个断手案怎么会查到我们武馆来?这个案子我是知道的,说有人在胡同里面行凶,砍断别人的手臂,但这事和我们有关系吗?好像八竿子打不着边的吧?”

        “我只是过来常规性的问问,不只是你们武馆,其余武馆都会在我们的询问范围内。”

        “毕竟你也清楚,能够做到这事的人肯定不简单,没准就是练武的,你说是吧?”楚牧峰很恰当的理由就在嘴边隔着,你问我就说。

        “是是是,我们一定好好配合!”唐万森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连连应道。

        “那就多谢唐馆主了!”

        两人接着就开始闲聊起来。

        反正问话的事有下面人负责,楚牧峰是不用去盯着。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通过聊天对话,看看能不能从唐万森这里得到一些有价值的信息。

        武馆中。

        所有练武的学徒已经全都被控制住,他们每个都是分开来问话的。

        “见过这个吗?”

        裴东厂拿起一张白纸,上面画着的是那颗血佛珠,被问到话的是一个有些年轻的学徒,他盯着佛珠看了半天,然后摇摇头说没见过。

        “再仔细想想,这个很重要,你要是说敢知情不报的话后果自负!”裴东厂语气中透露出一种不加掩饰的威胁。

        “警官,我是真的没有见过。”学徒脸色微微泛白,急忙说道。

        “那你们武馆中有谁信佛吗?”

        “信佛的?”年轻学徒歪着脑袋想了想,忽然间眼前一亮,欲言又止。

        察觉到他这种变化后,裴东厂立即凝神,难道真有这么一个人吗?

        “你听着,这事关系到很多人的性命,你现在要是隐瞒的话,很有可能就是在包庇凶手。”

        “你要是不想让外面那些无辜的人面临危险,你要是说不想蹲大狱的话就趁早说出来。我相信你过来练武,也是为了要除暴安良,不是要当帮凶吧?”

        “我不是帮凶!”

        年轻学徒连忙摇摆着双手,然后下意识的四下打量,确定没有谁看向这边后,就压低着声音说道。

        “我也是听武馆的师兄们说的,他们说以前咱们武馆中有个人好像就是因为信佛,所以说被驱逐了。”

        “当时那事闹得还挺大,师父都亲自出手了。不过事情具体是怎么样,我也不清楚,师兄们都好像是很避讳这事,没谁愿意说起来。”

        “是吗?那人叫什么名字?”裴东厂跟着追问道。

        “林峰!”

        “林峰?”

        得到这个名字的裴东厂,又盯着这个年轻学徒问了几个问题,确定他真的是一无所知后就让他离开。

        心中有数后的他,在下面的问话中就表现得非常胸有成竹。前面都是看似很随意的问话,但在中间的过程中,总是会冷不丁的冒出来当初林峰为什么会被驱逐这个问题。

        被问到的人,哪里有过这种被伏击的经验,全都无一例外的中招。

        他们都纷纷交代起林峰的事。

        将这些人说的情况综合起来,裴东厂逐渐对那个被驱逐的弟子有了个比较全面的认识。

        然后他就让人接替自己的审问工作,快步走进了里屋。

        “科长!”裴东厂俯身低声说道。

        “怎么了!”楚牧峰心思微动问道。

        “科长,我这边有个情况要汇报。”裴东厂扫视了一眼唐万森后说道。

        “哦!”

        楚牧峰就站起身来,冲着唐万森笑着说道:“唐馆主,你在这里稍坐片刻,我去去就回,回来后咱们继续聊。”

        “好好好!”

        唐万森看着楚牧峰两人的背影从眼前消失,小眼睛中迸射出两道凛冽目光。

        楚牧峰,你手下到底是问出来什么样的事,还要避讳着我?

        这里是我的武馆,难道说还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