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老胡同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一章 做人,贵在自知!

第七十一章 做人,贵在自知!

        听林若明这么说,楚牧峰赶紧接上这茬儿道:“科长,这事儿不急吧,我还是一队的队长呢,那边的工作就够我忙活了!”

        他可没有要和林若明争权的念头,只要能继续干好刑侦工作,不是做干那些虚头巴脑的事儿就成。

        “话不能这样说,你是刑侦一队的队长没错,但你也必须担负起科室的工作,要不然这个副科长不是当得名不副实。”

        “牧峰,你就不要再说,一切听处长安排,不然没有规矩,怎成方圆?”林若明抬手一拦道。

        他觉得既然已经示好了,那就索性坚决点,拿出姿态来,相信曹云山也会乐见其成。

        见此情形,楚牧峰也就不再坚持。

        “嗯,若明说得也有道理,这样的话……”

        曹云山托着下巴,略作沉吟,然后缓缓说道:“那就让牧峰全权负责你们一科的刑事案件吧!”

        听了这话,楚牧峰不由得神色一怔。

        这是唱的哪出戏?刑事案件都由自己来负责的话,那不相当于将一科的大权整个揽住!

        毕竟刑侦处的主业就是刑侦破案,其他事宜不过是附带的。

        自己抓刑侦,那林若明做什么?简德做什么?

        曹云山想要打压简德实属正常,但这样做的话,不是捎带着也将林若明的权力给削弱了吗?

        师兄这是开玩笑吗?

        楚牧峰略带狐疑地望过去,发现曹云山的神色淡然,说明刚才的话绝对不是随便说说,就是他真实的意思!

        这……

        楚牧峰又扭头看向林若明,发现后者的脸色微微一变,很快就恢复如初。

        他甚至都没有表现出丝毫不悦,还主动顺着曹云山的话道:“没错,我觉得由牧峰来分管刑事这摊子事儿是再合适不过,那就按照处长您的指示,从今天开始,一科的刑事案件全都归属牧峰来分管。”

        “嗯,希望你们两个能通力合作做好工作!”曹云山伸手拍了拍两人肩膀道。

        “是,处长!”

        该说的说完了,两人便告辞离开。

        出门走了几步,楚牧峰望着林若明说道:“科长,一科的事还是您做主,我没有……”

        “嗨,楚老弟,你的为人你知道!”

        已经打定主意不和楚牧峰去争高下的林若明挥挥手,不以为然道:“咱们一科刑事案件交给你来分管,我放心,俗话说的好,能者多劳,你就不要再推辞了!”

        “走吧,正好趁大伙儿都在,咱们开个会,宣布下分工调整的事。”

        “好的!”

        两人走进会议室,再次将众人召集过来,随着林若明宣布了分工调整后,在座的都露出几分惊愕之色。

        但惊愕归惊愕,却没谁提出异议,全都鼓掌表示支持。

        此刻,脸色最难堪的莫过于简德。

        要知道在这之前,简德多多少少是能影响刑侦一队,毕竟有顾本昌在,他的话还是很管用的。

        可自从顾本昌被下放到花语区当巡逻警后,他的话语权已经被大幅度减弱,现在随着楚牧峰的迅速上位,他的权限更是被大幅度压制。

        如今楚牧峰更是将刑事大权全都兜揽,让他还怎么混?

        这毛头小子算个什么东西,仗着上面有人,一转眼都能跟自己平起平坐,这叫什么事啊!

        不行,等会开完会,得去找邝副厅长反映下情况,诉诉苦,不然这工作没法干了,心里暗作打算之后,简德也就没有多言语。

        ……

        科长办公室。

        开完会后,田横七和黄大风便迫不及待地一起来到这儿。

        关上门,眼巴巴地看着站在窗口处的林若明,田横七带着几分不解问道:“科长,上面到底是怎么想的?居然将刑事大权全都交给楚牧峰来分管。”

        “我不是对他楚牧峰有什么意见,也不是说他没有这个资格,就是感觉这么安排是不是有些太过匆忙草率了?”

        “是啊,科长,要是没有您,他楚牧峰也镇不住场子吧!”黄大风附和道。

        “草率?”

        转过头,林若明饱含深意的眼神从两人脸上扫过,淡淡说道:“这事儿是处长亲口吩咐,你们两个别瞎嚷嚷,只要听命行事就成了。”

        “记住,今后有什么刑事案件,先去找楚副科长汇报,然后再来我这里,明白吗?”

        “是,科长!”田横七和黄大风只能是点头应了下来。

        “行了,出去吧!”

        当房间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时,林若明脸上浮现出一抹萧瑟之色,默默摇了摇头,田横七和黄大风觉得不合理,但是他却有所明悟。

        他自然不会去怨恨楚牧峰,因为这事儿从头到尾都是曹云山的意思。

        曹处长之所以会这样做,除了要对楚牧峰重用之外,其实也有顺便敲打敲打自己的想法。

        没错,林若明是曹云山的心腹。

        但心腹是怎么定义的?是特别体己能把秘密与重任托付之人!

        守口如瓶自个儿是能做到,不过托付重任就谈不上了。

        一个只能迎合讨好,不能干事的心腹,那不是心腹,而是废物。

        身为处长的曹云山,身边难道还缺阿谀奉承之人吗?不能干事替上司分忧,难道还想被提拔重用吗?

        曹云山就是想要通过这个决定,点一点林若明,让他知道打起精神,别再这样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安稳混日子。

        你都不想干出点成绩,那我还怎么为你说话?

        要知道这一科没了他林若明,依然还是一科!

        曹处长没了他林若明,也依然还是曹处长!

        做人,贵在自知!

        “看来今后得干点事了!”

        双手搓了搓脸,林若明自言自语道。

        ……

        警察厅,副厅长办公室。

        这里坐着的是一个身材魁梧,脸色黝黑,浓眉大眼,铁青的下巴微微有些赘肉的中年男人。

        此时他正面无表情地坐在椅子上,把玩着手中的纯银壳的colibri打火机,眼底不时闪过一抹冷光。

        那警服上的徽章,表明他的身份正是副厅长。

        他叫邝世成,是北平警察厅的副厅长。

        当然,他还有一个身份是简德的远房表舅。

        简德能够成为第一科室的副科长,靠的就是邝世成提携。

        也恰恰是因为这层亲戚关系,所以说简德才能自由的出入这里,要不然凭着他一个小小的副科长,能够随便的就见到副厅长吗?

        官场等级森严,任何时候都不能僭越。

        “表舅,您说说,这叫什么事?楚牧峰那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从小警察变成副队长,跟着又成了队长,到现在居然成了副科长,也就这短短两个月的功夫,连升三级,他凭什么啊?”

        简德坐在沙发上,抓耳挠腮的抱怨,屁股都坐不稳当,老是来回挪动。

        “凭什么?”

        邝世成无语地瞪视了一眼,沉着脸说道:“那你凭什么抱怨?楚牧峰的情况我也知道,这事儿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再说别人不清楚,你能不知道?他好歹也是你们刑侦处一科的人,他这次破的案子有多重要,你心里没点谱吗?”

        “表舅,我就是不服气!”简德闷声闷气地说道。

        “不服气?”

        邝世成嘴角浮现出一抹讥笑,恨其不争地说道:“不服气的话,你也去做出来成绩给我看看啊。”

        “简德,今天我把话就撂在这里,只要你能像楚牧峰那样,抓个岛国间谍小组的话,我就能做主许你一个科长,不,副处长都没问题,怎么样,能做到吗?”

        “表舅,我……”简德脸色一滞,当场语塞。

        “你做不到!不但你做不到,整个警察厅能做到的都没几个!”邝世成站起身来,在办公室中来回走动,脸上浮现出几分感慨之色。

        “说真的,我对楚牧峰这小子也是挺佩服的,从最初的妖猫案,到后来的首饰盒牵扯出来的伪满洲国间谍案。”

        “从野鬼叩门案到后来的盗宝案,直至现在的蛇组间谍案,你说人家一步步可都是实打实立下的功劳,放着这样的人才干将不提拔,可能吗?”

        “表舅,我说的是楚牧峰现在分管了我们一科的所有刑事权,这样我就没有一点权力了!”简德赶紧岔开这个话题。

        “糊涂!愚蠢!朽木不可雕!”

        邝世成恨铁不成钢地怒声喝道:“你给我说说,楚牧峰现在的分工只是剥夺了你的权力吗?谁才是最大的受害者?是你这个副科长吗?”

        “呃……不是,应该是林若明!”简德脖子一缩,小声嘀咕道。

        “哦,你也知道,林若明才是最大的受害者,那么你跟我说说,林若明现在像你一样羞恼吗?也跑去找曹云山诉苦吗?”邝世成恶狠狠地问道。

        “那倒没有!”简德想了想回道。

        “说的就是,林若明都没有气恼,你这样是做给谁看的?跟你说过多少次,遇到事情要沉得住气,你就是这样沉住气的吗?”

        “滚,现在给我回去好好反思,想不通这事的话,就不要再来见我了!”邝世成扬手指着门愤愤喝道。

        “是是是,表舅,您别动怒,我这就回去反思!”简德赶紧起身,点头哈腰地离开。

        “哼!”

        等到房门关上后,邝世成脸上的怒意才慢慢消失,带着几分不满自语道:“真是蠢货一个,就知道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闹腾。”

        “简德啊简德,你的眼光也就这么短浅,居然还好意思过来想要让我给你出气。你也不看看如今的警察厅,是谁掌权?是谁说了算?”

        “你是想要让我和阎泽掰手腕吗?你觉得我能干的过阎泽吗?混账玩意!”

        ……

        ——————

        昨天差点就破一千推荐票了,深夜更新送上,求大家把推荐票投给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