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老胡同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三章 想怎么办,问问它

第四十三章 想怎么办,问问它

        “队长,他叫梁南边,是那家吉祥坊烟馆的老板。”

        说到这里,裴东厂语气陡然变得有些激动,眼里充满愤恨地说道。

        “那个该死的烟鬼就是要将老婆孩子卖给他。众人皆知,开大烟馆的梁南边是个心狠手辣,为达目的无所不用其极的恶棍。”

        “对于买下来的那些女人,有点姿色的他就自己先霸占,等玩腻了就卖到青楼妓院中,至于那些没有姿色的,则都用来奴仆,想打就打想骂就骂,根本不当人看!”

        “他真这么干?”楚牧峰脸上仿佛笼罩一层寒霜。

        “真的!”

        略微犹豫了下,裴东厂跟着说道:“我家隔壁的邻居就是因为染上吸大烟的瘾,年前将媳妇卖给了梁南边。”

        “如今她媳妇还在八大胡同那边被人糟蹋,他自个前些时候犯了烟瘾,赶去烟馆的路上失足摔到河里淹死了,也算是遭了报应!”

        难怪裴东厂会这么激动,敢情是深有感触。

        不过这事换做楚牧峰遇到,只会更加愤慨。

        曾经身为缉毒警察的他,深知这是个社会毒瘤,对待贩毒份子,的确应该就是重罪,杀无赦!

        现在来到混乱时代,对待这些开办大烟馆的,楚牧峰更是深恶痛绝!

        令人痛心的鸦片战争,将我国的国防大门打开。

        虽然说前有林则徐的禁烟运动,火烧鸦片,但这种充满暴利,容易让人上瘾的烟土既然已经打开了市场,就成了除之不尽的毒藓。

        民国期间抽大烟更是蔚然成风,从上至下,从权贵到百姓,洋土、杂膏、劣土,是各有各的抽法。

        虽然政府反复提出种种禁烟口号,然而并没什么用,根本没有壮士断腕的决心和刮骨疗伤的勇气,照样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要不然,像是这样的大烟馆能够堂而皇之的开办吗?

        楚牧峰也清楚,但凡是这些能开大烟馆的都是有后台的,一般人根本没有资格开办?

        谁让这个行业是暴利的,这大洋哗啦啦掉进口袋里的诱惑,足够让很多人丧心病狂,无所不为。

        梁南边俨然就是这种利欲熏心之辈。

        “知道他的后台是谁吗?”楚牧峰眼神微眯着问道。

        “不太清楚。”

        裴东厂摇了摇头,颇为无奈道:“虽然不清楚他的后台是谁,但咱们刑侦队曾经有过一次行动,就是针对吉祥坊。”

        “可最后这里依然安然无恙,说明这里的后台肯定很硬,硬到刑侦队都拿人家没辙!”

        说到这里,裴东厂似乎想到什么,跟着说道:“以前顾本昌在的时候,就是这里的常客,有人说他是这里的后台,但我瞧着不像,他还没有那个资格。”

        顾本昌?

        楚牧峰嘴角浮现一抹冷笑,裴东厂说的没错,就凭他顾本昌,还没资格撑得起来这么一家大烟馆,想要扶植起来这里,最起码都得是个有点权势的吧。

        会是什么人呢?

        楚牧峰心里暗暗猜测的时候,前面的风波又有了变化。

        梁南边迈步走上前,目光上下扫视过这对母女后,笑眯眯地说道:“我说戴老五啊,你这是想要卖掉她们来一炮吗?”

        “梁爷!”

        长衫男人戴老五看到梁南边露面后,赶紧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如哈巴狗般点头哈腰地说道。

        “梁爷,这是我家的婆娘,这是我闺女,您瞧瞧,她们值多少红土?您给开个价吧!”

        “戴武良,你良心给狗吃了吗!”

        穿着碎花裙的女人听到戴武良居然真要将她们母女卖了时,顿时花容失色,失声尖叫起来。

        “你疯了吗,你简直不是人,你凭什么卖我们,小花,咱们走!”

        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小女孩惊恐地拽着母亲的手,转身就要走。

        “慢着!”

        就在这时,梁南边一伸手,眼底闪过一抹贪婪之色,傲然说道:“你们当这里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谁让你们走的?”

        “哼哼,知不知道你们家戴老五欠我多少钱?告诉你,他欠我的钱,卖了你们两个都不够,想走,门都没有,全都给我留下!”

        随着他落下的话音,身后几个打手立即冲了上去,堵住这对母女离去的路,满脸都是狰狞淫笑。

        “你们想干什么,这光天化日之下,还有没有王法了!”碎花裙女人是脸色大变,充满了惊恐和慌张。

        “呵呵,王法?我们怎么没王法了?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没钱就你们母女偿,我们办事很公道哦!”

        梁南边一边说着,一边从兜里摸出几块大洋,在手里掂了掂,然后丢在地上,懒洋洋地说道:“那,戴老五,这几块大洋就是她们的卖身钱,咱们以前的账也一笔勾销。”

        “去,带他进去把手续给办了,顺便再给他来一炮。从现在起,这对母女归我了!”

        “谢谢梁爷,谢谢梁爷!”

        随着梁南边话音落地,戴武良脸上没有犹豫,立即就像一头野狗,趴在地面上捡起大洋。

        那对母女在尖叫挣扎中被几个壮汉死死抓住。

        四周众人看得是面有怜悯不舍,却又无能无力。

        对于这一幕人间悲剧,你叫他们又能怎样?

        要知道这里可是吉祥坊的地盘,梁南边又是个面恶心黑的主儿,真要是有谁敢多管闲事惹恼了他,可没有好下场。

        “苍天哪,难道说你就这么没眼,你要是有眼的话,请你睁开眼,救救我们母女吧!”碎花裙女人满脸泪水,紧紧搂抱着女儿凄厉地喊叫着。

        “嘿嘿,打今儿个起,我就是你们的天!”梁南边面露阴恻恻的笑容道。

        那种笑容任谁看到都会觉得厌恶,都恨不得将他那张脸使劲踩在脚底下,狠狠跺个几遍。

        “住手!”

        伴着一声大喝,楚牧峰大步走了过来,拦住那几个打手的同时,看着对方,神情肃穆说道:“梁南边,梁老板是吧?”

        “好说,您是?”

        梁南边其实早就留意到了坐在对面的这几位,毕竟都穿着警服,特别扎眼

        不过就算知道他们是警察又怎样?

        这帮家伙都是一群吸血鬼,只要拿钱喂饱他们,没人会去帮老百姓出头,多管闲事的。

        即便他们敢站出来又如何?自己何惧之有?

        “梁老板,这位是我们警察厅刑侦一队的楚牧峰楚队长!”裴东厂在旁边介绍道。

        “楚牧峰,楚队长?”

        猛然间听到这个名字的梁南边,稍微愣神后,随后拍了拍额头,拱手说道:“原来就是您就是新上任的一队队长啊,久仰久仰!”

        “您可真是能人啊,不显山不露水就把顾本昌的位置给坐实了。我呢,最喜欢和有本事的人交朋友了。”

        “楚队长,这相请不如偶遇,既然咱们今儿个碰了面,就是缘分。能否赏个光,去那边小凤楼小酌几杯,各位兄弟也同去。”

        这可真是混社会的滚刀肉,八面玲珑的很。

        你这边刚说一句,那边就等着七八句,这种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可不是谁都能有

        不过楚牧峰可没想和他虚以为蛇,像顾本昌那样同流合污。

        “梁老板,我们今天公务在身,喝酒就算了。”

        说完,楚牧峰扭头看着戴武良,扬手一指说道:“你在做什么?怎么着,真当现在还是旧社会?居然敢公然卖妻卖女,你有什么资格卖她们!”

        “我……”戴武良碰触到楚牧峰的冰冷眼神后,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不敢多言。

        梁南边却是脸色一沉,毫不畏惧地瞪视过来,不冷不热地说道:“楚队长,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您这是要和我们吉祥坊对着来吗?”

        “和你们对着来?”

        楚牧峰瞥了对方一眼,淡淡说道:“我们办事历来都是讲究规矩,他做事不对,我自然是要管。”

        “你说我正在巡逻,要是说碰到这种事儿都不管,以后还怎么干这个差事?梁老板,要不今天这事你就当做没有看到,怎么样?”

        “不怎么样?”

        梁南边眼神凶狠,宛如一条择人而噬的毒蛇:“楚队长,我要是说不同意,你想怎么办?”

        “不同意?”

        冷哼一声,楚牧峰拍了拍腰间的匣子枪,漠然说道:“那我就只能让您问问这家伙,看看它想怎么办了。”

        场面瞬间僵滞。

        说真的,梁南边是做梦都没有想到楚牧峰说话居然这么生硬。

        你到底是不是个警察?我这边都已经给你台阶下了,你还在那边跟我耀武扬威的,还给我装腔作势拿什么架子,有必要吗?

        怎么着,是不是觉得我没交份子钱给你,所以故意来找茬啊!

        真要和楚牧峰撕破脸皮,硬碰硬吗?

        说实在的,梁南边还是有所顾忌。

        做他们这种做捞偏门生意的人,怎么可能会对警察厅的人事任免无动于衷,其实他比谁都清楚,因为清楚所以也知晓楚牧峰的底细。

        他可是刑侦处副处长曹云山的师弟,靠了棵大树,绝非顾本昌可比。

        只凭这个消息,梁南边就不敢随意对付楚牧峰,但想要让他就此服软的话,也不可能,那他的面子往哪里搁。

        隐为者说

        新书期间需要大家呵护,喜欢的话,求收藏,求推荐,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