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老胡同在线阅读 - 537、战云密布的直隶城

537、战云密布的直隶城

        “陈正文,,就在昨晚,红枫洞被人一锅端掉了。”

        “我们特高课的精锐都死在里面,而军事情报调查局北平站的人全都被救走。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你要是说不能拿出来一个调查结果的话,北平城会死很多人,我保证。”

        柴崎幸浩冷漠地说道。

        陈正文心神俱颤。

        “红枫洞被端掉了?”

        他是刚听到这个消息,但就算听到也感觉很意外。

        这不可能啊!

        如今的北平城,难道说还有谁敢和岛国人对着来吗?

        但他也知道,柴崎幸浩肯定不会故弄玄虚,肯定是确有其实。

        是谁啊?

        谁这么疯狂做这事?

        王八蛋,你是痛快了,老子却该倒霉了。

        想到这样一群人连岛国人都敢杀,要是说自己得罪了的话,那小命还能有吗?

        “我只给你半天时间,立刻调查出来这事。”柴崎幸浩站起身怒气冲冲的离开。

        “是是是。”

        陈正文点头哈腰地将柴崎幸浩送到门口,等到回来后就将自己的心腹召集过来。

        如今的北平警备厅已经是沦为特高课的帮凶,变成他们为非作歹的工具。

        跟着陈正文干的自然也都是一群贪生怕死,卖国求荣的卖国贼。

        在听说红枫洞的事情后,他们的第一反应都不是恼怒,而是惊惧,每张脸上涌现出来的都是一种难以抑制的恐慌和害怕。

        “厅长,您说这事是谁做的?在如今的北平城,想要做成这事的话,恐怕一般人可不行。”

        “问题是对方既然知道红枫洞的暗道,就说明他应该是对红枫洞的情况了若指掌的。这样的人肯定是咱们北平警备厅以前的高层,或者说是当初修建暗道的人。”

        “我说咱能别在这里瞎分析了吗?其实这事很简单,就是咱们要不要做,做的话怎么做?”

        手下这群人是什么德行,陈正文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你说如今的北平警备厅有没有能办事的人?

        当然也有,但那些人却是不会为他所用。

        这些听他话的人,一个个的都是胆小怕事之辈。其实想想也正常,自己都害怕被暗杀,何况是他们呢?

        “行了,都给我闭嘴。”

        听着这些乱七八糟的话语,陈正文猛的敲击着桌面,眼神凛冽的扫视过来,怒声喝道。

        “这件事必须查个水落石出,没有结果我要死,我要死你们都别想活着!”

        “赶紧的,都给我行动起来,就算是搜遍这座北平城,也要给我将这事查个水落石出。”

        “是!”

        在场的人都开始行动起来。

        ……

        迷宫基地。

        楚牧峰他们在这里整整躲藏了两天,陈建华才过来说外面的风声弱了。

        因为当时他安排的人可是向外逃命的,有这个当做掩护,自然容易让特高课的人误会,就算他们怀疑那些人是不是凶手,也是无可奈何。

        有这两天陈久奇他们十个人的伤势也恢复的差不多,虽然说还不能有剧烈运动,但维持基本的生活却是没问题的。

        “陈久奇,下面的事情就交给你了,你要尽快将咱们的人都打散,分散到北平城的每处,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能尽快的搜集起来有价值的岛国情报。”楚牧峰说道。

        “是,我这就安排这事。”

        陈久奇作为北平站的情报科科长,手中掌握的人脉和渠道自然不少。

        在他的安排中,一个个特工有了新身份,每个新身份都是经得起推敲的。

        就算是有些新身份可能会出现问题,但不要忘记如今的北平城可是战后之城。

        战争期间会发生什么事情没谁说清楚,有的人死掉,有的人逃走,你随便顶替他们的身份,又有谁能查证?

        当然,这样的分散不是说彻底分散,而是有规律的分散。

        每个分散是以小组为单位的,都能确保只要发生意外,其余人瞬间就能赶到现场救援。

        人数的话,暂定为十人一组。

        这样一来,在北平城就有十个战斗小组分散开来,他们像是一根根钉子就这样钉在了北平城的大街小巷。

        地下北平站的雏形就这样开始搭建。

        裴东厂,黄硕,西门竹三个人也被分派出去,他们都负责一个区的行动。

        只要是有事发生,不必请示楚牧峰,就能拍板解决。

        楚牧峰身边留着的只有霍西游。

        “咱们先潜伏下来,不必急着出去。”

        楚牧峰吩咐道。

        “是!”

        霍西游点头应道

        北平城俨然成为楚牧峰和砚山龟雄交锋的战场。

        特高课的人像是一只只猎狐般的搜索着。

        军事情报调查局的人则是像影子似的躲藏。

        现在就成为一种拉锯战。

        除非是特高课的人破局,不然这场拉锯战就只能是无条件的僵持下去。

        而且要知道这里毕竟是北平城,是陈久奇他们所熟悉的战场。

        躲藏在暗中的他们,只要是足够的小心谨慎,根本不用说担心会暴露踪迹的。

        甚至还能在这个基础上做点文章,给特高课添乱。

        ……

        北平城这边陷入对峙中的时候,直隶城这边却是战云密布。

        不管是中央政府还是岛国军部都很清楚,这一仗是必须要打。

        谁打赢都意义重大。

        中央政府能防守得住,那么就能以此为基地,对峙岛国军部。

        岛国军部倘若说将直隶城防线撕开,那么华北地区对他们就再没有任何遮掩,他们的铁骑会踏遍这里的每寸土地。

        双方都在持续增兵。

        这里的危机形势第一时间就传到了金陵军事情报调查局总部。

        戴隐接到了上级命令,说是要让他尽快摸清楚岛国的军队分布情况,最好是能摸清楚他们的炮兵阵地位置。

        谁都清楚,打仗的话没有炮兵支援,那绝对会成为一场悬殊之战。

        “你说这事该怎么办?”戴隐皱着眉头。

        “局座,这样的命令应该给北平站和直隶站下达的,但更多的应该是直隶站。毕竟主攻直隶城的部队,是不会受北平城管的。”

        唐敬宗沉声说道。

        “直隶站的陈言稼能承受这样的任务吗?你应该知道这个任务的重要性,是容不得半点失误。”

        “但凡出现一丁点的误差,都有可能造成成建制的士兵阵亡。”戴隐眯着眼道。

        “您要是这样说的话……”

        唐敬宗有些迟疑,摇摇头说道:“我觉得陈言稼未必能够拿下这事的,直隶站在他的带领下,够呛能完成这次任务。”

        “要不,交给牧峰那小子?”

        戴隐的话语都有些不自然,毕竟楚牧峰到现在为止所做的事情都是惊人的,都是很值得肯定的。

        但再这样,也不能说任凭你随便拿捏吧?

        你是上司不假,但楚牧峰现在是有任务在身的,而现在的任务更是难办到,在这样的情况下继续加担子,的确是有些过分。

        唐敬宗倒是不好说话。

        北平站的筹建就够困难的,这时候再说给楚牧峰增加任务,不是说不行,只是能不能完成却要两说。

        毕竟楚牧峰正在和特高课斗法,这种事能推还是推一推吧。

        “那好,这件事就交给直隶站陈言稼去做!”

        戴隐没有再迟疑很果断的说道:“至于说到楚牧峰那边,给他下命令,能做成就做,做不成的话就不用特意的去做。”

        “是!”唐敬宗躬身应道。

        这道命令很快就下达给陈言稼和楚牧峰。

        “有机会的话就摸清楚岛国军部炮兵阵地的位置。”

        楚牧峰接到这道命令的时候,眉头一挑。

        他不是说不想做,而是真的很困难。

        他在北平城这边,摊子刚刚铺开,所有的人员也都刚刚就位。有的已经在搜集情报,有的却是无所进展。

        这样的情况下,居然还要去收集军方的情报,这岂不是要命了。

        幸好电报的后面说的是尽量。

        有这两个字,楚牧峰就能有很大的回旋余地。

        那我就尽量去搜集吧。

        ……

        直隶站。

        和楚牧峰这边的心情不同,陈言稼接到的命令是必须无条件的做成这事,无论如何都要将这个情报搞到手,哪怕是付出多大代价都要执行。

        “上愁吧!”

        陈言稼在办公室中来回走动,面前站着的是直隶站的高层人员。

        他们也都看过这封电报,说实话心里也都是很无奈的。

        搜集情报是军事情报调查局的职责,但在当前的情况下,他们却是偏偏束手无策的。

        对面就是日军,那么多部队堆积着整齐列阵,想要知道谁在哪里很容易吗?

        炮兵阵地历来都是要防范的重心,他们在没有内线的情况下怎么做成这事?

        “说说你们的看法吧。”陈言稼冷声道。

        “站长,我觉得这事够呛能办成,咱们完全是没有一点线索啊。”

        “炮兵阵地是肯定在最严密的位置,咱们怎么可能深入进去,总不可能变成鸟吧?”

        “站长,您说这事怎么办?”

        屁话。

        我要是说知道怎么办,还用问你们吗?

        陈言稼有些烦躁不安的皱起眉头,挥挥手,让所有人都离开。

        最后这里只剩下情报科科长朱庆伟,他看着有些着急的站长,低声说道:“站长,其实现在还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陈言稼挑眉问道。

        “动用佛眼。”朱庆伟缓缓说道。

        “佛眼!”

        陈言稼眼皮微颤,又有些不甘心地说道:“真要用他吗?要知道佛眼可是咱们直隶站的最大底牌,想当初是花费了多少心血才培养出来的。”

        “虽然说他现在是身居高位,可要是说激活的话,他或许就会暴露。那样的话,咱们之前的心血就算是彻底白废了。”

        “心血白废?没有!”

        朱庆伟不以为这样,他沉声说道:“站长,要是说不激活他的话,那对咱们来说才是最危险的事情。”

        “您想想,一旦战败的话,咱们直隶站很有可能就会和北平站一样被摧毁。您甚至都有可能会遇险,这样的话,您都不再这儿了,留着佛眼又有什么用?”

        是啊!

        这话说得没错。

        陈言稼点点头,露出一抹若有所思的表情。

        “佛眼就是用来做事的,做不成事情,留着是没有任何用处的。所以站长,我建议即刻激活佛眼,让他将这个情报搞到手。”

        朱庆伟跟着说道。

        “好,那就激活佛眼,你亲自做这事,亲自盯着这条线。”陈言稼拍板说道。

        “是!”

        ……

        红枫洞被端掉后第六日。

        特高课总部。

        砚山龟雄满脸阴沉的可怕,他现在的情绪真的很愤怒,随时随地都处于爆炸的边缘。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无所建树。

        特高课是一个非常强大的机构,但这样的强大却是有着局限性的,他不像是军事情报调查局那样,能够节制军警宪三部门。

        它能做的就是在自己的权限范围内,做点无法无天的事。

        甚至就连当初灭掉北平站,都是借助了军部的力量完成的。

        而北平站的毁灭,林忠孝的策反,似乎就是他们最大的荣耀。

        这之后发生的事,就没有一件是让人愉快的。

        林忠孝被杀。

        鼠疫细菌武器被摧毁。

        红枫洞被攻破,关押的犯人全部逃走。

        每一件事情都是坏消息,都让砚山龟雄遭受着特高课总部的严厉训斥。

        要是说就这次的红枫洞事件再没有办法侦破,他真的会疯掉的。

        “砰!”

        砚山龟雄愤怒的拍击着桌面,怒声呵斥道:“八嘎,柴崎幸浩,这都第六天了,你给我说说,到底调查到些什么?是谁袭击的红枫洞?”

        被这样呵斥着的柴崎幸浩低着头,脸色悻悻然的说道:“大人,我已经和北平警备厅的陈正文展开了密切的排查。”

        “目前调查到的消息是,知道这条暗道的只有原北平警备厅的阎泽,曹云山,或者说红枫洞的典狱长王前恭也知道。”

        “他们现在都没有在北平城,根据可靠消息,他们是在金陵城的。”

        “所以呢?”砚山龟雄冷漠的问道。

        “所以红枫洞的事只能是他们安排的人过来做的,可问题是,我根本找不到他们这样做的理由。”

        “他们毕竟只是警察,需要管到军队上的事吗?何况还是帮助曾经打压过他们的军事情报调查局。我觉得这事是有古怪的,我正在密切调查。”

        柴崎幸浩继续说道。

        “砰!”

        听到这话后,砚山龟雄抓起桌面上的茶杯就直接砸过来。

        在柴崎幸浩的躲闪中,他满脸怒色喝道:“混蛋,这就是你六天调查到的结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