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其他小说 - 道爷不好惹在线阅读 - 第395章异物

第395章异物

        “大,大爷,你说这玩意叫啥?”唐昆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沫,眼中充满了震撼。

        这东西的个头实在是太大了,都差不多能有小半个城墙高了,而它更是在窜出水面后的第一时间就张开口了血盆大嘴,直接冲向了半空中的王长生。

        它的速度特别快,眨眼的工夫就跃到了王长生的脚下,想要一口把这个“小泥鳅”给吞进腹中。

        现在的王长生正处于半失重的状态,除了手里的绳子外,根本就没有什么着力点,情急之下,他的腰腹猛的向上一挺,用一个及其狼狈的倒挂金钩在绳子上让出了一个身位的距离。

        然而,就在他做完这个空中双手起倒立的一瞬间,大长虫的脑袋已然掠到了他的头顶,凶狠的来了一口。

        “咔嚓。”

        绳子沿着王长生的头皮应声而断,那条大长虫在咬断绳子后也因为力竭,又“”掉回了河里。

        “卧槽,太特么险了。”随着绳子所产生的惯性,王长生一个转身跳到了城墙下,他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脖子,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刚才,他甚至都闻到了那家伙嘴里的腥臭气了,要是他的动作再慢了半分,脑袋再向下延伸半寸,恐怕他现在已经是俱无头的尸体了。

        “呼,真悬哪。”唐昆出了口长气,看着水里已经如眼镜蛇般直立了起来,正在和王长生对峙着的大长虫,又说道:“大爷,你刚才说这玩意叫啥?它是不是蛇呀?”

        可诸葛青山却并没有因为王长生的逃出升天就有所放松,反而更加警惕看了会面前的整条河水,才低声的说道:“它叫独角赤血龙,属于蛇的一种,不过传说它有龙的血脉,所以它比一般的野兽要难缠得多。”

        “这还不是最主要的,主要的是这东西只要是出现了,就不会是一只……”他的话刚说到这里,一旁的梁平平马上惊呼道:“啥?大爷,你是说这河还有一堆?”

        这可把他和唐昆给吓够呛,现在他们面前的这玩意,光看体型就知道有多难对付了,如果只是一条,说不定他们还能够应付,可要是来一堆的话……

        诸葛青山摇了摇头,说道:“不是一堆,而是一对,据古书上记载,但凡是有独角赤血龙的地方,就一定也会有鸡冠墨鳞蛇的存在,这两种东西虽然相生相克,但却从来都是形影不离。”

        “大爷,你是说还有一条不一样的?那,那咋没出来呢?”梁平平惊道。

        唐昆也定了定神,说道:“大爷,就你对这玩意有所了解,你知不知道有没东西能克制它呀,我们得争取再另一条出来之前先把它给干了啊。”

        诸葛青山想了想,说道:“它是远古时期的生动,我只知道它的弱点是头顶上的那只独角,至于别的就……”

        其实唐昆有所不知,这玩意,就连被誉为神兽大全的山海经里,也没有关于它的任何一点介绍,诸葛青山能一下子说出它这么多的特性已经非常难得了,这说明他的知识储备量,以及锐利的眼光,都已经到了一种及其恐怖的程度了。

        唐昆点了点火头,说道:“行,不就是条蛇么?看我的。”

        说完,他先是从兜里掏出了一根香烟,在点着后猛嘬了几口,又从背包里起开瓶白酒,这才一步步的朝河边走去。

        此时,独角赤血龙还在用它那双腥红的眼珠子死死的盯着王长生,蛇类生物,大都有一击必杀的特性,它之所以现在还没有出手,就是在寻找着一个最佳的时机。

        “喂,哥们儿,聊聊啊,你站了那么久难道不累么?”唐昆在走到离护城河差不多有五六米的地方便停了下来,突然往地上一坐,大声的喊道。

        可赤血龙连头都没回,直接一个甩尾,对着他狠狠的砸了下来。

        在此之前,这条大长虫的下半身一直泡在水里,所以唐昆也只是从它攻击王长生那一瞬间,大致的推算着它的长度,可让他没想到的是,甩过来的这条尾巴足有六七米之长,并且在片刻间就已经来到了他的头顶。“卧槽,哥们儿,我只是想和你喝一杯,你咋说动手就动手呢。”唐昆骂骂咧咧的来了一句,急忙往边上一滚,飞快的闪到了一边。

        “砰。”

        一招落空,赤血龙的尾巴直接砸在了地上,在发出了一道沉闷和声的同时也激起了阵阵的烟尘。

        这时,从来就没动过手的诸葛青山却迅速的横移了两步,然后借着滚滚的烟尘,突然十指连弹,只见一道道银光瞬间从他的指尖飞出,直接精准的刺入了赤血龙的尾巴上。

        “大,大爷,原来你会针灸啊,厉害!”离蛇尾巴最近的,当然就是才从地上爬起来的唐昆了,他先是看了看蛇尾上那些密密麻麻的银针,然后对诸葛青山郑重的伸出了拇指。

        “嘶嘶……”

        也许是感觉到了疼痛,赤血龙在扭了两下它那庞大的身体后,突然整个从河里钻了出来,它并不知道那些银针是谁的手笔,见唐昆离它最近,吐了两下信子,张嘴就朝他咬了过去。

        身为摸金校尉唐昆当然也不是个让人随意拿捏的软柿子,见这条畜牲认准了自己,他却先是不慌不忙了吸了口烟,直到赤血龙的嘴巴离他的脑袋只有不到一拳头的距离时,才对着它轻轻的一吐,然后把拿着的那瓶酒同时扔进了它的嘴中。

        “哥,动手。”伴随着唐昆的声音落下,青山剑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飞到了赤血龙的头顶,就在它烈酒下肚的一刹那,一剑劈在了它的独角上。

        “呲……”

        “轰!”

        紫黑色的鲜血如柱般的喷向了天空,独角赤血龙的身体也在这一刻轰然的倒了下来。

        “哈哈,哥,还是你懂我哈,看来我那个手势没白做呀,哈哈,干得漂亮”唐昆把烟头一扔,大笑道。

        “啥?他啥时候做手势了?”梁平平愣头愣脑的看了眼唐昆,又看了河对面的王长生一眼,却仍是一脸的懵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