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隋末之大夏龙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一十八章 掌握战争的节奏

第一千七百一十八章 掌握战争的节奏

        当李煜接到前线惨败消息的时候,大军已经到了陇西,李景桓忍不住说道:“杨弘礼真是无能,十万大军损失过半,这是我大夏前所未有的失败。”

        “不错,父皇,这个杨弘礼实在是太无能了。就算是五万只鸭子,    敌人杀也要杀半天,也要忌惮一二,可是此刻居然被他一夜之间损失殆尽,真是无能到了极点。”李景琮也在一边说了起来。

        向伯玉却是站在一边,不敢说话。这件事情本身就是杨弘礼的问题,损失了五万大军,    这是何等大事,    弄不好这个时候的燕京已经沸腾了,大量的弹劾奏折已经堆到李景睿的案头了。

        “骄傲自大,    认为李勣已经毫无还手之力了,现在知道了,人家不仅仅有还手之力,而且还击败了自己,五万大军就这样损失殆尽,整个南线战况就有了变化。”李煜心中也是十分不满。这是自己起兵以来,前所未有的败绩。

        关键是五万大军的败亡,给了战局带来了极为不利的影响。在李煜看来,兵分三路,每一路都是有抵挡之力,就算不能击败敌人,但死守防线还是可以的。

        “陛下,大军虽然损失惨重,但防守还是可以的,李勣在短时间内,应该是不会有机会出现的。无论是苏定方将军或者是杨弘礼将军都是不会给他机会的。”向伯玉在一边劝说道。

        除掉这句话,    他实在是想不到还有其他的办法劝说皇帝。心里面只能暗骂杨弘礼无能。

        “是啊,    现在唯一的好消息就是李勣在南方,    而不在北方,南方打的再怎么凶猛,都改变不了战局,决定战争胜利或失败的是北方。”李煜点点头,略显轻松。

        他十分渴望和李勣一战,但又不想李勣的存在,导致战争的时间会延长许久,李勣一旦来到北方战线,最后的结果肯定是大夏获胜,但损失也会不小的,现在李勣只是活跃在南方,对于战局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父皇,杨弘礼战败,朝中肯定是议论纷纷,若是不加以处置,朝廷上下肯定会认为父皇赏罚不公,将士们心里面难免有抵触的情绪,还请父皇明察。”李景琮建议道。

        “是啊!这可是一件大事,数万大军的伤亡,    我大夏从来未有的事情,若是不加以处置的话,恐怕会影响父皇圣明。”李景平出言说道。

        李煜扫了诸位皇子一眼,李景琮等人目光闪烁,不敢与之对视。

        “父皇,杨弘礼虽然有错,其罪不可恕,但儿臣认为,现在大战在即,临阵换将不可取,不如勒令杨弘礼戴罪立功,暂时主掌松潘大军,稳定军心士气,其他的事情也可以等到战后再做计较。”李景桓却正容说道。

        “哼,周王兄,临阵换将是不可取,但杨弘礼作战不力,损兵折将,若是不处罚,如何服众?我大夏军纪严明,父皇赏罚分明,这才有了今日的大夏,我大夏军威,岂能因为一个杨弘礼而有所改变?”李景琮不敢反驳李煜,却敢反驳李景桓。

        “景琮,这句话就有些不妥当了,这打仗哪里有常胜将军,杨弘礼也不是神仙,自然也是有失败的时候,不能因为对方的一次失败,就否定他的一切。在松潘前线,若是拿下了对方,何人可以主持大局?难道尉迟宝琳可以吗?一旦因此而动摇了军心,当如何是好?”李景桓冷笑道:“父皇,儿臣认为,这个时候不是拿下杨弘礼,而是应该下旨申斥对方,让对方小心,唯有如此,才能解决此事。”

        “父皇?”李景平还想说话,却被李煜止住了。

        “传旨申斥杨弘礼,让他暂时主掌松潘前线军事,若是再次损失惨重,朕饶不了他。”李煜决定还是申斥对方,这件事情结果是怎么样,自然是有朝廷的论断,在这个时候,轻易的撤换大将,并不是一件正确的事情。

        “臣立刻去办。”向伯玉心中松了一口气,他有些担心李煜一怒之下,拿下了杨弘礼,前线大军战败,士气低落,若是再换了大将,对大军的影响更大。

        李景琮等人见李煜已经做出了决定,心中虽然有些不满,但无人敢说什么。

        “景桓,尉迟敬德那里说松赞干布的兵马到那里了?到了乌海了吗?”李煜的目光落在一边的地图上,既然李勣的兵马出现在南线,那就意味着北线不会有太大的问题。接下来就是等待松赞干布的兵马到了知道指定的位置后,立刻发起进攻。

        “松赞干布的兵马前进的速度比较慢,他是和泥婆罗过尺尊公主成亲之后,再行北上的。这个时候应该还没有到乌海。”李景桓赶紧说道。

        “啧啧,北线都打成那个样子了,这松赞干布倒是稳的很。”李煜听了有些好奇,在他看来,松赞干布为了早日施行瘟疫的计划,应该早日赶到临羌城,引诱大军追击。

        “儿臣也认为奇怪的很,不过,儿臣想,对方或许也是在用空间换时间,韦义策的兵马在前方厮杀,而我军三十万大军兵马没有分兵,对方还没有见到我大夏的厉害,所以也就不着急着进攻。”李景琮说道。

        李煜点点头,说道:“尉迟恭想一口气吃个胖子,而韦义策也想干一票大的,所以才会任由松赞干布在路上游荡。只是这时间若是久了,就有可能被敌人发现,三十万骑兵屯于临羌城,每天所耗的粮草也不知道有多少,大军为此不进攻,显然是有问题的。”

        “可是这个时候,三哥还在临羌城等着松赞干布的到来呢!”李景桓有些担心。

        “派人去通知尉迟恭,不要等了,大军发起进攻。不过,让韦义策暂时不要归顺,等待时机吧!三十万军消耗的粮草很多,朝廷虽然家大业大,但粮草也不是这么消耗的。”李煜想了想,说道:“这战争的节奏应该掌握在我大夏手中。”

        内部只要有韦氏存在,大军在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接应,松赞干布这个家伙到现在还没有出现,谁知道会鼓捣出什么玩意,这里面未必没有阴谋,唯有将战争的节奏掌握在自己的手上,才有可能快速的解决战斗,在这个时候出兵,最起码可以杀的敌人一个措手不及。

        “父皇,儿臣也想去前线。”李景桓忽然说道:“不如让儿臣前往传令。”

        “行,但到了前线,你和景智两人只能领军三千,不能过多,一切要听从尉迟敬德安排。还有,到了临羌城,见到韦义策,告诉他,朕很欣赏他,好好活着,等到见面的时候,朕会亲迎十里,表彰他为大夏一统所做的贡献。”李煜想了想,决定还是答应对方的请求。

        “是,儿臣遵旨。”李景桓大喜,赶紧飞奔出了大营。

        “既然前线决定发起进攻,我们这个时候前往临羌城,就有些不合时宜了,我们前往抱罕。坐观战局摆动。”李煜的目光留在抱罕上,他计算了一下,有韦义策做内应,尉迟敬德轻松掌握吐蕃大军的虚实,临羌城外的战争很快就能结束。

        “父皇圣明。”其他的几个儿子也想前往前线,只是自己心中没有把握,不敢提出来。

        临羌城,尉迟恭和程咬金两人双战裴元庆,三人在校场是来回冲杀,周围围观的将士们传来一阵阵欢呼声,显得十分的热闹。

        李景智也穿着一身盔甲坐在其中,周围虽然尽是一些丘八,甚至大部分是异族将士,可是李景智脸上并没有任何异样,反而脸上还露出喜色。

        “三位将军,周王殿下来了。”

        一队骑兵飞奔而来,大声提醒道。

        “周王?怎么没有消息啊!”正在厮杀的三人听了一愣,就是李景智也很惊讶,没想到李景桓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前线。

        众人不敢怠慢,纷纷出了校场,朝城守府而去,果然看见城守府外面,一队御林军将士站在那里,长孙冲更是站在门口。

        “临淄王殿下,三位将军,周王殿下奉旨前来。”长孙冲脸上露出笑容,只是说的话,却让李景智心中恼怒,尉迟恭等人都称呼自己为“殿下”,从来不会称呼为“临淄王”,这个称呼可不大好。

        “哼!”李景智冷哼了一声,却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而是跟着尉迟恭等人进了大堂,就见李景桓面色俊朗站在那里。

        “末将等恭请陛下圣安!”

        “圣躬安!”

        李景桓向东方拱了拱手,然后轻笑道:“三位将军,本王这次来,是来冲锋陷阵的,是为三位将军麾下一名校尉,和三哥一样,领军三千,不能多了。”

        程咬金三人望了一眼,顿时哈哈大笑道:“殿下放心,末将等一定遵旨而行,绝对不会给殿下添麻烦。”

        “殿下,陛下这次让您前来,肯定是有什么指示吧!”裴元庆迫不及待的询问道。

        “不错,父皇在我来之前,让我告诉三位将军,两军交战,我们不能让敌人掌握战争的节奏,战争是我们主动挑起的,主动权应该掌握找我们手上,三十万骑兵,纵横吐蕃大地,不能留在临羌城无所事事。”李景桓正容说道。

        “可是,我们不是应该等松赞干布前来吗?韦老大人也已经做好了准备,只要松赞干布的兵马到来,我们就里应外合,彻底的解决对方吗?”李景智听了心里面就不高兴了,虽然他知道,李景桓是不敢假传圣旨的,但他还是要询问一下。

        “用父皇的话来说,就是战争的节奏应该掌握在我们手上。那松赞干布想和父皇会面就能会面的?他是一个什么东西?”李景桓忽然又说道:“还有一件事情,因为诸位离的比较远,消息还没有传过来,在南方战场,杨弘礼轻敌冒进,十万大军折损过半,被李勣击败,退回松潘休整。”

        “啊!”尉迟恭等人听了面色大变,他们都是被眼前这个消息震惊了,损失了五万大军,这是大夏战争史上从来没有过的,这个时候,他们也明白,为何李煜为何更改了方案,从主动防御,变成了主动进攻,就是用这种办法,回报一下松赞干布,从而振奋一下军心士气。

        “若是如此,我们的确是需要一场大胜。否则的话,对军心士气是有影响的。”裴元庆听了之后点点头,他这个时候也明白李煜为何在这个时候,更改作战方案,就是因为大夏兵马在南线吃了败仗,损失惨重,一旦消息传开,让大夏常胜不败的名声受到了影响,所以这个时候需要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让世人知道,大夏兵马的厉害。

        “哪位是韦节阳将军,哪位是韦义轮将军。”李景桓在人群之中看了一眼询问道。

        “末将韦节阳(韦义轮)见过殿下。”韦节阳和韦义轮两人赶紧站了出来。

        “父皇听说韦氏弃暗投明,心中十分高兴,只是因为路途遥远,不能相见,故而让小王来转告两位将军,等到胜利的时候,父皇会亲迎十里迎接老大人,以表彰老大人对我大夏一统所做出的贡献。”

        “末将代家父谢陛下圣恩。”韦节阳听了心情激动。

        虽然没有受到封赏,但皇帝亲自出迎十里,足见皇帝对韦氏的重视程度,和这个相比,所谓的封赏都是次要的。

        “韦老大人那里不能断,还需要留到关键的时候用到,所以现在恐怕只能让韦老大人吃一次败仗了。”李景桓笑呵呵的说道:“虽然我们也想击败吐蕃,可是这韦老大人的首功可不能被我们给破坏了。”

        “还是陛下考虑的周到。”韦节阳听了心中更是高兴了。

        皇帝还是很厚道的,亲自出迎也就算了,还惦记着韦氏的首功,这让韦节阳心安了许多。

        “眼下末将就派人联系韦老大人,早日解决眼前的敌人。”尉迟恭脸上露出喜色,他已经等的不耐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