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苏厨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经济课

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经济课

        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经济课

        当然,大卫·李嘉图的分析思路和方法论虽然已经算是相当不错,不过其中具备极大的缺陷和矛盾。

        然而这个问题在其继承者《资本论》里边也同样存在,比如当中的“不可调和”论本身,就与其方法“矛盾论”中关于矛盾是可以调和与转化这一辩证原则相违背。

        而中国人最懂的哲学原理就是二元对立与转化,因此还得将后世的对称经济学的部分内容加入到里边,与《国富论》、《政治经济学及赋税原理》、《资本论》、《矛盾论》中的精华相结合,再加上儒家传统哲学中“仁”的伦理观念,差不多才算是可以指导大宋如今发展的经济学。

        终于厘清了思路,苏油也学苏元贞那样轻咳一声,然后结结实实地给殿内君臣上了一节经济学课。

        在苏油的理论中,经济就是人类进行财富创造和积累的一切活动的总称。

        而这个财富,又可以分为物资财富和精神财富,公共财富和私人财富,有价财富与无价财富。

        而能够参与创造这些财富的人,就是一个个经济单元。

        之后这些单元又会构造出结构、系统,最终形成一个巨大的体系。

        在这个体系当中,每一个单元、结构和系统都充当着重要的角色,他们形成这样的体系的目的,其实就只有一个,就是更高效地创造出更多的社会财富。

        而经济学就是解构和分析这个体系和单元,并且研究其间的运行规律的学问。

        从宏观来说,就是研究一国经济总量、总需求与总供给、国民收入总量及构成、货币与财政、人口与就业、要素与禀赋、经济周期与经济增长、经济预期与经济政策、国际贸易与国际经济等宏观现象的学科。

        从微观来说,就是研究个体家庭企业、生产者与消费者、产品与交易、供给与需求、成本与利润、效用与价格、市场边界与政府干预、博弈与对策、竞争与合作、均衡与配置等微观经济现象的学科。

        而其目的则是为了掌握经济运行规律,前瞻性地发现正确的经济发展方向,防范整体和局部性的经济风险。

        最终归结到儒家思想上来,就是“治国齐家平天下”的一部分,所谓的“经世济民”。

        这样的学问,才称得上“经济学”。

        如今的大宋很明显已经走上了工业化发展的道路,王安石已经敏锐地发现了这个苗头,并且在他的《经济论》中浓墨重彩地予以了描述。

        大宋做学问的土壤很丰厚,常平仓,其实就是最早的“宏观调控”,一些聪明人如薛向,已经开始鼓吹“国家资本主义”,如毕仲游,已经开始建议“统一的国家统一的财政”。

        而远在王安石之前,无数的大宋官员,已经在各自治理的地区,尝试过“丁银入地”,“分等纳役”等先进的经济思路。

        但是这些人,或多或少都会被贴上“言利之臣”的标签,不是什么好名声。

        苏油今天的“科普”,直接给高滔滔和群臣捅开了一扇窗户,言利之臣的标签,怎么都贴不到他的身上。

        这尼玛才是真正的经邦治国,安民济世的要义!

        无怪苏明润这么会赚钱,也无怪他从来看不上自己的财富。

        这不再是“术”,这已经上升到了“道”的高度,有这套理论为指导,赚钱只是它最小最小的一点“兼职作用”而已。

        这也就解释了为何苏油每到一地都能找到当地的发展道路,解释了他为何如此重视民生,解释了为何他如此重视工商矿冶,解释了他为何会对安石相公的新法提出那么多的改良意见,而到最后,几乎所有弊端都被一一言中!

        因为他有一套高明的学问为指导!

        今天这堂科普课,其实就跟十二平均律拔高了大宋的音乐水平一样,一下子将“经济”这个概念,拔高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殿内雅雀无声,所有人都在默默消化苏油所说的内容。

        只有赵煦肯定没听懂,不过司徒将群臣震成哑巴的样子,让他感到很光荣。

        这种心理就跟宜秋门的乡亲们一样。

        苏油不知道赵煦这种莫名其妙的想法,只感到很尴尬,只好躬身道:“这些大约就是臣今日说思,也是臣想要在京师大学堂设立经济学院的初衷,只是这人才实在是不好找……”

        吕公著也叹息一声:“的确是不好找……明润你有没有发现好的苗子?”

        苏油傻眼了,四十四岁的陆佃都被你们以“少年新进”为由取消了侍讲的资格,现在来问三十九岁的我夹袋里边有没有好苗子?

        斟酌了一下措辞:“朝臣里边,蔡京、曾布算是有这方面的潜力;邵伯温、晁补之、毕仲游悟性也不错;章楶臣之前只以为谋略出众,如今看其在南海的展布,从经济入手,也算是奇才。”

        “不过朝臣多从科举入仕,对这门学问接触得很少,刚刚臣所举的几位,已经算是比较突出的了。”

        “反倒是宗室勋贵、商贾世家,对其中之‘术’,比较熟悉。”

        “比如石富、史洞修,臣以为他们理解起经济学来不难。”

        高滔滔问道:“还有吗?”

        苏油咬了咬牙,只好说道:“还有皇叔扬王,一直在皇宋银行任职,对金融一道也颇为精通。”

        说完又加了一句:“不过皇宋银行也是大宋经济的命脉,一如水利之于农事,不知道扬王能不能抽身,去中牟提举经济学院山长一职。”

        言下之意,两者不可兼得。

        高滔滔是最偏心这老二的,不料现在却说道:“扬王虽然不如荆王好学沉静,但是一是为家,一是为国,利钝想必他还是分得清的。”

        “那便如此办理,京师大学堂成立经济学院,明润你负责设立课题,历朝户司制度、钱粮制度、包括张公的《金融论》,荆公的《经济论》,都整理出来。”

        “还有你自己,如有闲暇,亦要著述。”

        苏油只好躬身:“臣领旨。”

        这一次朝班时间有些长了,文彦博见司马光脸色有些不好:“太皇太后,不如先散了吧,让君实回去歇息。”

        司马光说道:“臣还坚持得住,除了青苗,还有役法和委人二事。”

        太皇太后说道:“台谏官近日多言除授有不当。”

        司马光道:“朝廷既令臣僚各举所知,必且试用。待其不职,然后罢黜,亦可并坐举者。之前我已奏明陛下,如此尚有不当吗?”

        于是散不了了,大家又开始讨论。

        韩维说道:“臣以为司马公所言非是,直信举者之言,不先审察,待其不职而罚之,甚失义理。”

        司马光说道:“自来执政,只需要从举到人中取其所善者用之。”

        吕公著奏道:“启禀太皇太后,近日除用多失,亦由限以资格的缘故。举官虽委臣僚,然臣以为,执政亦需审察人材。”

        司马光表示同意:“资格却亦不可少。”

        韩维却又表示异议:“资格但可施于叙迁,若升擢人材,岂可拘资格邪?如苏轼一年数迁,谁会认为他不当?如论资格,那要待到何年月?”

        说到苏轼,苏油就不得不说话了:“臣倒是觉得,三位执政所言皆有其理,何妨兼而用之?”

        “元丰改制以来,朝廷各司职皆有制度,既然臣僚举荐,就当言明所荐者适合何职,然后如舍人试那般,设立专项考试制度即可。”

        “如举大理寺,则试刑谳诸般;如举户部、知州,则试田政诸般;如举枢密,则试军政诸般。”

        “如无举荐而有资历者,则可自举入试。”

        “试中格者,再有诸司主官判以上,听其述职,并垂问听答,择优者录用。”

        高滔滔说道:“司徒,要是大贤清高,不愿就试,奈何?”

        苏油说道:“此等大贤,终究如凤毛麟角,制度之外,还有太皇太后和陛下谕旨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