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科幻小说 - 黑骑在线阅读 - 第1176章 置之死地而后生 下

第1176章 置之死地而后生 下

        “吴——奇——”

        盖娅仰天咆哮着,火焰双手握成爪状,颤动的手指间是满溢的愤怒与杀气!

        要说她为什么变成这副鬼模样,那全都是因为吴奇!因为吴奇的一刀毁灭了她的肉体下半身,导致她再也无法从“火焰化身”转化的半能量生命状态变回正常的血肉之躯,彻底沦为了能量生命。

        这份断送身体的仇恨,加上抓走兄长天空王座乌拉诺的仇恨,比天还要高,比海还要阔!她盖娅今天誓要杀死吴奇,哪怕押上一切也在所不惜!

        盖娅嘶吼着,双手也浮现出了地脉能量流通的蓝色脉络,紧接着她将双手猛地向上一推,涌流着大量地脉能量的地底之壤轰然间爆裂出数十道裂痕;所有裂痕交错的中央霎时塌陷下去一个无底的空洞,内里是仿佛无穷无尽的能量强光!

        轰!蕴含着高浓度地脉能量的蓝色光炮冲出地裂空洞,冲开顶上的熔岩流射向下潜的吴奇!

        吴奇下潜的速度极快,发红的双眼死死锁定了处在地脉能量炮发射口边缘的盖娅。这一刻他面对能量烈度强盛到极致的地脉能量炮,无法闪避亦不想让盖娅再次逃到视野之外。

        他所做的只有一件事,双手高举新月长刀,释放出储备的全部重力能量,全力以赴地一劈!

        下一秒万籁俱寂,黑白之光将世界划分成了两种颜色。高烈度高量级的地脉能量炮与凶猛的重力漩涡狠狠对撞,剧烈爆炸,互相吞噬,周遭的熔岩被卷入两股四阶能量的对冲之中,像是被泵全力抽走一般急速减少。

        与此同时在地底战场的垂直上方,原本被火山灰盖实的大地蓦然冒出了震耳欲聋的爆炸动静,一道道强烈的白光如长尺一般齐齐撕裂地盖,贯穿天穹,把上下密封隔绝的大地打开了一个天坑般大的窟窿。

        数秒过后,地脉能量炮与重力漩涡的对冲波终于消散殆尽。莫大的地下洞窟被扩张成了一个更大的窟窿,阳光从天上的云层直射下来,能直接照到被吞噬见底的熔岩湖。

        而在最底下的地脉能量炮发射口的边缘,吴奇双足踏立,双手紧握的新月长刀贯穿了盖娅的古铜色铠甲,也刺穿了铠甲内部的地脉能量炉心。

        火神盖娅如被新月长刀钉死了一般一动不动,又过了一会儿,她好像勉勉强强恢复了力气,挥起火焰所铸的双臂咿咿呀呀地抓向吴奇。但吴奇只是后撤一步用力抽刀,古铜色的铠甲上就裂开上百道密密麻麻的裂痕。

        咔嚓一声,古铜色的铠甲沿着上百道裂缝爆碎开来!伴随着火神盖娅凄厉而绝望的最后一叫,铠甲的碎片零落而下,越落越分散,待到所有碎片飘到地面几乎都已经成了渣子。

        天蓝色的地脉能量消失殆尽,盖娅的火焰之身被风一吹,便散成无数修补不回的火苗星子。

        能量生命是完全由能量组成的、丧失了绝大部分弱点的生命,但全世界的能量生命又有一个统一的致命弱点,那就是其依附的某件实际存在的物品。而古铜色的铠甲与就是火神盖娅的依附物,铠甲被吴奇毁灭,也决定了盖娅不可能死而复生。

        吴奇就站在盖娅面前,看着盖娅完全消失。

        这种杀死四阶生命的感觉很奇妙,与之前他杀死沦陷区的古代树之王和龙渊的耶梦加得之子的感觉有一些相似,但又有明显的不同。

        在吴奇的返祖化基因吸收完盖娅的能量后,吴奇隐隐约约发觉了区别的所在。这种感觉就像是原本他对这个世界上的观测力是超出基础实际存在的一点,但现在在那基础上又多增加了一点。

        这种韵味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但如果此地有五阶的神之器皿出现,吴奇的猜想就能得到佐证。

        战场上的每分每秒都珍贵无比,时间不会等着吴奇,吴奇自己也明白。他立刻飞出了天坑般大的洞窟,一边惊叹四阶能量的碰撞竟会诞生如此景观,一边集中精神搜寻地面上的第三集团军与天启深渊军。

        “没有?”

        吴奇内心一紧,他感应着空气中残留的高浓度能量,凭直觉飞行寻找方向。他这样搜寻着越飞越南,终于底下的大地上发现了大量天启深渊军与第三集团军士兵的“完整尸体”。

        这些尸体一动不动,或站在或倒在地上,无论是瘟疫种还是人类,尸体完整的程度都让人觉得不正常。吴奇飞身而下落地检查,他脚掌一碰到地面立刻就感受到一股刺骨的凉意。

        吴奇的脸色顿时变了三分,他快步走到一名举枪奔跑动作定格的士兵旁边,手掌轻抚想要施展荒野神明的启示。结果他手掌一碰这名士兵,士兵的脑门便碎凹下去,皮肤和头骨的质感都像冰渣。

        “克瑞斯......”

        吴奇紧咬牙关,内心一阵愤慨,但是又没有办法站在任何层面指责克瑞斯屠杀悬鹰的士兵。

        对他而言,克瑞斯成为第九王座是背叛,可对克瑞斯而言,他变成至高三院军队的指挥官又何尝不是一种背叛。曾几何时,他们可是肩并肩共握一个信念,要向至高三院复仇的。

        吴奇吞下这股不知是对克瑞斯还是对自己的气,心思电转理性分析起来:现场不仅施展开过“无限零度”,而且克瑞斯还是在敌我不分的情况下施展的。大致想象一下也知道,克瑞斯与秋垣战斗的场面有多么惨烈。

        眼下克瑞斯消失,秋垣也不见,当务之急是要找到他们两人,还有确认第三集团军剩下多少士兵。好死不死他的通讯耳麦也在与盖娅的战斗中壮烈牺牲,现如今也联络不到右军的艾德里安娜与蕾妮,确认她们的安全。

        左右没有办法,吴奇心想着先往南走。但就在这时,平原北边的北河市上空突然“咻”地飞过一枚燃烧信号弹。吴奇一眼看去,信号弹是蓝色,代表着北哗书统领的左军。